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和我在一起谈古论今你将其乐无穷

 
 
 

日志

 
 
关于我

一路奔波,一路坎坷,一路疲惫地走进了人生的秋季,走进了暮色夕阳.回头一望,在匆匆的路上,其实真的遗落了很多,现在想回去找寻,可已经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于是只有拼凑散碎的记忆来涂抹以后的日子__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不经意间的一投足  

2008-09-05 23:51:51|  分类: 不知所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黑龙江经济报创刊20周年之际兼悼首任社长李绍兴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缓缓而逝,永不回头;生命就像蜡烛一样,慢慢燃尽,黯然而熄。

   转眼间《黑龙江经济报》已经走过了二十个年头。而在这二十年里,伴随黑龙江经济报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呵,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我也同她一起渡过了我一生中最弥足珍贵的年华光阴——35岁到53岁。

   35——53,也许是数字上的巧合,也许是命运就这样安排的。18年前,也就是我35岁那年,不经意间,被这张刚刚创刊一年多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的报纸魔力般吸引着,于是就那么简单的,很不经意的一投足,便走进了这张报纸。从此,与她朝夕相处,同哭同笑,荣辱与共。转瞬之间一直到了53岁的今天,已然霜染两鬓,老迈昏聩,仍然在不遗余力地为办好这张报纸而奔忙劳碌,夙夜忧虑,痴心不改。想来,也许我这残生余下的所有时光,或将都会属于黑龙江经济报了。

  为什么呢?因为我对她爱的深沉。记得那是18年前的一个盛夏季节,中午的阳光很足,天气闷热而少风。在黑龙江地质报当编辑、记者的我突然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要我去齐齐哈尔采访,当天又没了合适的车次,便不得不乘坐北京至莫斯科途经哈、齐的39次国际特快前往。该车次在哈站不售票、不上人,只是少许停留。也只有这时,记者的优越性才能充分的发挥出来。经与车长说明身份和情况后,也就自然“享受”了一把记者独有的待遇。车长给我指定的卧铺车厢里人很少,十分干净。我就拣了一个离车门不远的临窗座位坐下,开始消磨近5个小时的旅途。

  说来也巧,与我对面而坐的是一位看上去要长我几岁的男士。搭讪攀谈起来,他竟然是黑龙江经济报的记者,姓韩,家住齐市。由于黑龙江经济报已从齐齐哈尔搬牵到哈尔滨,他也就不得不在哈、齐之间两头跑了。同行相遇,又要打发火车上的无聊时光,自然彼此敬茶递烟,互递名片,嘘寒问暖,东拉西扯,话题万千。闲聊中得知黑龙江经济报正在扩版增刊,四处招兵买马,八方网罗人才,且报社机制灵活,实力雄厚,前景甚是诱人。于是我便试探的问,如我辈目前的条件:年龄35岁,中级编辑职称,已有8年多新闻龄,获奖作品一大堆,编、采、摄全能的省级行政编制干部,能否被重视、接纳?那韩记者倒也认真、爽快,拍着胸脯说,只要你真心要去经济报,他做举荐人,无需请客送礼,担保百分之百能成。

    其实,我当时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并没有真想调入的想法。因为我那时已经被省公安厅宣传处相中,考核调档工作都已结束,只待一纸调令便可就职了。谁成想,此后不到一个月的某一天,我突然接到时任黑龙江经济报社社长李绍兴打来的电话,问我是否想加入黑龙江经济报。我毫无准备,只好说还没想好,需要考虑考虑再说。李社长说,不会给我很长时间考虑,需要快点决定,否则人满不用了。嘿嘿,其实我本无心,可听李社长的口气,倒也让我有一丝动摇。谁知没过几天,李社长又来了电话,说让我带点个人资料作品去见见他。也许是出于好奇,抑或是不好拒绝,当天下午我真的就鬼使神差的去见了他。就这一见,就这样没假思索的一投足,便注定了我后半生的命运,也注定了我与黑龙江经济报从此的不解情缘。

   经过几个月甚是不易的调干“折腾”后,带着对原单位的依依惜别之情,带着对省公安厅的深深歉意,带着对新闻职业的痴迷和景仰,更带着对黑龙江经济报美好未来的憧憬与向往,我走进了这个报社,参与、目睹、见证了这20年来的黑龙江经济报的风雨里程、起伏变迁、沧桑轮回。

   如今,黑龙江经济报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迎来了20岁的生日。回首历程,感慨万千。    难忘那年的哈尔滨冰灯游园会,由于没有采访名额,我和我的同伴们顶风冒雪,做贼似的翻墙而入,为了拍照万里委员长为大会剪彩的镜头,采写开幕式消息;难忘当年杜显忠副省长、陈凤翚副部长支持我们大力宣传哈洽会,鼓励我们办好报纸并与我们一起座谈、郊游;难忘不知道有多次,我们的编辑、记者们下班不想回家,聚在一起神侃、策划出那么多振聋发聩的报道;难忘那炎炎夏日,钻进报社不足6平方米的密不透风的小暗室里,一丝不挂地通宵达旦洗照片;难忘那为了打好报道战役,一连十多天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连说梦话都是关于标题制作的争论......

   如今,当年那一群意气风发、才高心盛的年轻人,早已是人事斑驳,迟暮横秋。与我差不多时间一起来到报社的那些同仁们,他们当中有的已经退休在家赋闲,有的去了南方发展或当了“北漂族”,有的另投高就,或做生意发财,或在官场继续谋求升迁。最不敢想又一定不能不想的是那几位英年早逝,仙去多年而音容犹在的“小同志”、老领导。尤其是把我调进报社的黑龙江经济报首任社长李绍兴,也许是历史的偶然误会,也许生活的故意捉弄,他不得不离开他一手创办的倾注半生心血的黑龙江经济报。郁郁几年后,不幸突发绝症,驾鹤西游了。我因故没能参加他的葬礼,或许是留下永久的遗憾。但令我稍有慰藉的是,在他西去的前一年,我曾经为了完成报社交给我的“美差”——收集、编写《黑龙江报纸志*黑龙江经济报篇》,曾经在他家里与他进行了一天多的采访长谈。令我诧异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旧对经济报怀有那么深的感情,对一些事情记得那么清楚,给我的编写提供了准确详实的资料。

  那也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值此之际,他已经不能在报社20周年庆典上当座上宾了,但愿我执笔编写的黑龙江经济报报志,能给他些慰藉。有朝一日,当我要黄泉上路的时候,一定不会忘了给绍兴社长带上这篇志稿。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