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和我在一起谈古论今你将其乐无穷

 
 
 

日志

 
 
关于我

一路奔波,一路坎坷,一路疲惫地走进了人生的秋季,走进了暮色夕阳.回头一望,在匆匆的路上,其实真的遗落了很多,现在想回去找寻,可已经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于是只有拼凑散碎的记忆来涂抹以后的日子__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只有强迁才有新中国?  

2010-11-11 12:5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有强迁才有新中国?

封官龙

“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宜黄县的革命同志真牛B,雷此高论,震撼九州!

不过想想看,还真像个硬道理——比如上海,据说大上海2400万人民,70%郁闷得很——民国时期的小阁楼灰头土脸,厕所,浴间如同量身定做。一家五六口挤屁摩肩,腚大小的厨房四五家共用,煤气上锁,水龙头上锁!不信你去“人民广场”周遭附近走走看——挤压在高楼大厦腋下的陋居旧舍比比皆是,楼梯过道内残墙破壁黑咕隆咚,天窗阁楼外衬衣内裤柳绿花红,‘锈迹斑斑的“凤凰”“永久”穿街拐巷,恍惚如老电影《十字街头》里场景再现,老故事《马路天使》上演续集……竟是那么眼熟,那么真切,那么沧桑!怪不得一部《蜗居》如此轰动!原来摩天大楼时尚小区里,出入豪宅丽墅的名车贵族,多半是富商巨贾、星哥名妹,要么便是外省外市的官员、大款(诸如开发商、矿老板之类)…… 

呜呼,外滩的富丽堂皇如同梦幻,真实的蜗居故事不知多少!

宜黄县的哥们说得对,你瞅瞅大上海的老少爷们都住的啥?你看这成千上万的阁楼里弄多么扎眼,改革开放不强迁行吗?不拆迁哪来新气象,不强拆说明你没政绩…… 

“没错,拆迁没错,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可是强拆闹心”—— 我哥们R君最近得了“恐拆症”,一下子把话题岔出五里地:“这些日子我家楼下,一大帮老头老太打着标语天天示威:坚决反对强迁,誓死保卫家园,强烈要求政府保护百姓!今上午突然来了200多警察、城管,气势汹汹,大伙以为要来强拆呢,整个大楼男女老少全部上阵护楼,一阵锣一阵鼓。不一会秘书长就来了,当场宣布市长命令:此楼不予拆迁!哇,鞭炮齐鸣,老李头一个劲喊共产党万岁……”

哇噻,又是一个拆迁故事!

弱势群体赢了,草根菜叶赢了——人民赢了政府!

R君又嚷:你以为老百姓就愿跟政府作对呀,你以为老百姓就不愿住高楼大厦呀,那是裤裆拉胡琴——扯蛋!问题是开发商太他妈黑,我们那座楼面临国道,盖门市卖一万多一平米,给我们补3000块还不到!这开发商就像开窑子,宰你不眨眼,黑你不皱眉!这年头越有越有,越穷越穷,谁他妈可怜谁?你干吃哑巴亏!这年头平民百姓跟政府较劲,跟开发商开战,非得抱团儿不可!

呜呼!又是一个仇富论坛!

——一个灰色的理论,一条奇怪的逻辑,一种和谐的杂音。

R君又说:前些天,D校附近一个地段,也是100多警察、城管、法警拿着法院的判决,开着4台大掘机,把一个临街的旧民房团团围住,可就迟迟没敢动手。房盖上那个瘸子一手拎着汽油桶,一手捏着打火机,一拐一拐地来回嘶吼,没等挖掘机靠前,一个电话打出去,屁大功夫,五六十个残疾战士,开着“夏利”骑着“雅马哈”神兵天将般蜂拥而至。操起大喇叭(城管用的那种)一顿狂喊:都来看哪,政府欺负老百姓啦,开发商是黑社会!另有几个则横躺在警车轮前声嘶力竭,滚成泥状:我们不怕死,我们要公平……!

后来,到底惊动了上层:大礼拜天,政府首脑紧急开会。

结果,到底是拒拆成功——拆军撤退,“残联”赢了开发商。

——动迁,无疑是篇大文章,“强拆”本不该是其中一节,尤其不该“喧宾夺主”。 然而近十年,中国式的强拆故事此起彼伏,媒体网络露示的不过冰山一角。老百姓是不太研究《物权法》的,也不太研究政府法规条例,甚至连政府的善心好意也不那么买账。大多数人关注的是:网上又热闹啦,有个不怕死的伙计,弄响了自制的土炮,气势汹汹打退了一大帮强拆部队!还有呢,宜黄县两个牛人,拎着汽油桶爬到房盖上拒迁自焚,拆帮们竟然把家属摁倒不让救,结果,人被烧死,县长书记的乌纱帽也烧成了灰……

哎,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的话题太沉重,拆迁的故事太揪心!

也许真的没错: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但前提应是:政府不能是土地政府,更不能是土匪政府。尽管政府的意图是合情的,目的是合理的,行为是合法的,但动迁失败,表明的不只是开发商失利,更意味政府形象受损,公信力遭挫。而老百姓拒迁,本质上也是心灵环境和生存质量惨遭折扣——尽管城镇建设是社会发展的正道。

邓公在世时,倡导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遗憾的是“先富者”们,大多不象邓公期望的那样,富而携穷。更多的先富翁们还是一门心思奔往更富、超富。撇下一帮又一帮的“贫产阶级”弱势群体,成了仇富的火药桶!不仇富也难。贵妇人穿貂,总得让贱婆娘穿件棉袄吧,款爷星哥们住别墅,下岗的阿Q、打工的吴妈总得有个窝吧。你开发商也好,你政府也罢,要拆迁这个“窝,要盖大厦,要棚改,要政债,蜗牛们趁这机会讨个高价,沾点便宜也不为过。之所以拒迁拒拆,并非都是地痞无赖。所以,如果我是开发商,我衙门里关系硬实,也决不会擎着政府的“动迁令”去欺侮老百姓,与其雇佣戴肩章穿警服的人吓唬百姓,远不如人性化一点,深入他们中间协商解决。哪怕是半真半假的人性化,结果也会好得多。否则谁都一样,你断了他生路,就是逼他玩命——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按理儿,政府的利益最终还是人民的利益,但必须得让老百姓们理解,愿意接受。金字招牌历来不太管用。老百姓的基本利益得不到有效保障,那政府楼内的“为人民服务”与唐宋明清的“明镜高悬”“正大光明”还有什么两样。权力的本质是驱动社会能量的杠杆,财富的本质是展示社会能量的标志,都是一把双刃剑。向善,撑起社会,向恶,毁掉民心。尤其是权力与财富联姻,或财富绑架权力,都只能赤裸裸地彻底腐败。所以,改善权力,公平富贵,等于改善民心,亦同改善社会。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天大地大,不能官大,人民币大。开发商关注地标地段,算计成本利润,算计优惠政策;而动迁户算计补偿标准,算计安置地点,算计吃不吃亏,原本天经地义,谁都没错。只不过现在的人民常常是阶层的人民,狭义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或大不如前。个别人大代表,还常常是人民币运作的怪物。这种情况下的人民,一是很难与先富阶层对等抗争,二是一旦陷入政府有令,开发商有钱,法院有判决的境地,那只能用生命当保险,拼死一搏!以致逼迁强拆演绎的悲剧接二连三……

人民,只有人民才能养活政府。

政府,只有政府才是致富的带头人!

政府不给百姓撑腰,只为少数人致富,那岂不是强拆了民心,强迁了民愿?

不可否认,这些年的棚户区改造,经适房建设,最实惠的是平民百姓;

必须承认,这些年的官吏腐败,环境污染,最受害的也是平民百姓。

因此,政府不能以功抵过,百姓不能因财废理。

厚德载物,道法自然——

这些年很少听说哪个发达国家,举办类似的“感动中国人物评选”那样的大规模热炒,也不搞“向**同志学习”、《***先进事迹报告会》或“普法教育”等等。但也很少听说那些国度亵渎道德、破坏规制,乱法毁纪现象此起彼伏。相反的却是崇尚美德的礼仪之邦,历经千年的经典传统,淳清厚朴的社会风尚正日趋衰落。芸芸众生中的市井小人,乡间无赖,势利之徒,阴鄙恶棍司空见惯,找个“夜不闭户”的村庄,不亚于大海捞针!但这毕竟不是主流,以教化除之或拿出治理腐败的一小半力量均可解决。

谋生乃本能,创业即美德,不必倡导亦天生地成。就看社会崇尚什么了。列宁曾说,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换之而论,千百万人的自觉行动不正是最可爱的行动么?美国有个盖茨,中国有个陈光标,但毕竟少之又少。唯独有些自认甘苦带民致富率众脱贫的村长、支书让人佩服,究其动因,既不是被社会主义驱使,亦不是被共产主义召唤,更不是“被主动”、“被先进”、“被英雄”“被党员”的结果,说来说去,是他们土生土长的造化,是他们衣食父母的恩德,是枝叶对“根”的操守!

人类靠精神主宰,世界靠意识支撑——

毋庸置疑,30年改革,天变地变。但最本质的变化还是社会底蕴的变化,即生存观、价值观的“洗礼”。按老子的说法,社会倡导什么,多半就是缺失什么。等到缺失了再去倡导,往往是事倍功半。而榜样的力量是有限的,利益的差遣是巨能的。就象如今,倡廉越盛,道德越薄,反腐越盛,污吏越多!越崇尚财富越两极分化。财富虽不是万能的,但其强大的渗透力却是“万向”的。财富的触角无所不及,财富的攻力无坚不摧。 辽宁本溪那个女局长“三最”的事故,听起来酷似传说,查起来一丝不差超乎想象!可见现在,靠人民养育,靠党校培植,靠祖国摇篮滋润,靠革命大熔炉冶炼,再打造焦裕禄式的公仆,涌现雷锋式的英雄实在是太难了!所以倡导什么都不如力撑教化——从娃娃抓起,不要让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还没等出山就成了一轮黄月。

当传统和美德成为“道”时,我们的社会制式就自然优化了。

但倡导和教化,本质上绝对不是一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