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和我在一起谈古论今你将其乐无穷

 
 
 

日志

 
 
关于我

一路奔波,一路坎坷,一路疲惫地走进了人生的秋季,走进了暮色夕阳.回头一望,在匆匆的路上,其实真的遗落了很多,现在想回去找寻,可已经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于是只有拼凑散碎的记忆来涂抹以后的日子__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少年梦 依稀四十年  

2011-10-06 15:5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少年梦 依稀四十年 - 老癔人 -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如果当初的学校就这样教育我们,该有多好。

 我的中学生活是在哈尔滨第六中学度过的。学校与家很近,距离学校的后院仅一道之隔。也许正是由于很近,所以平时除了在自己家吃饭、睡觉以外的绝大部分时间,几乎全部消耗在校园内。那里应该是我成长的地方,有我无数少年时期的故事,譬如情窦初开的懵懂感觉、嬉戏玩耍的顽皮身影、喜怒哀乐的无数梦想和记忆……

在我儿时的印象里,哈尔滨第六中学一直是很神秘而且神圣的,因为那是一所很有名气的中学,校园像公园一样,鲜花绿柳满园,足球场、篮球场宽敞平整。学校管理得好,教学质量高,历届校长都是省内知名人士,学校也出产过为数不少的大人物。哈尔滨市第六中学始建于1924年,与哈尔滨市香坊区的香坊公园(现叫尚志公园)隔道相对。早在1951年就被确定为哈尔滨市第一所重点中学,1954年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被教育部选定为全国重点中学。1995年经哈尔滨市教委批准,又与哈尔滨工业大学联合创办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实验中学。近百年的办学历史孕育了哈六中丰厚的文化底蕴和名校风范。著名左翼文联女作家萧红可谓是我们六中学子中博学儒雅才女的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左铁镛更是展现了哈六中培养科学骄子摇篮的丰采。

我在六中读书的时候,正赶上是文革期间,什么造反派、捍联总、红小兵、红卫兵、大字报、大标语、手拿红宝书,身挎黄书包,胸戴领袖像章的人满街都是,高音大喇叭一天到晚震天价响,反复播放着伟大领袖的最新指示、革命歌曲和样板戏什么的。那时候,造反有理,打倒一切的革命行动,连大人们都搞不懂,看不清楚也整不明白,何况我这样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国家全都乱套了,一个中学哪里能够幸免?

在我入校的时候,各地武斗逐渐平息,上山下乡风起云涌,学校也开始了复课闹革命。学生们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不断下工厂、农村去劳动,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后来学校还组织学生在校园里挖地道,口号是“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防苏修,反美帝,试看天下能怎地!”把个风景幽雅,花园般的校园,弄得千疮百孔,一片狼藉。

我打小就是个特淘气的孩子,好动不好静,尤其不喜欢上课。恰巧赶上了学校那时几乎不怎么上课,时不时地去工厂,下农村劳动,或者在校园里挖地道什么的,好不热闹,也让人玩得高兴。我尤其喜欢挖地道这差事,虽然年纪还小,可力气有的是,人也皮实,只要班级里有苦脏累活,我总是冲在前面,弄得一天到晚衣衫褴褛,小脸魂画似的。放学回家总是挨家长的数落、责备和巴掌。那时家里穷,买不起新衣服,兄弟姐妹间,我的衣服和鞋子坏得最快,补丁也最多。

记得那时要反帝备战,全民皆兵,我们的班级不叫班级,学年叫连,班级叫排。因此班级里的班长都叫做排长。在校园里挖地道是各排轮流干的,有进度和任务指标。一旦轮到我们排挖地道,那可太好了,就像每周只有两节的体育课一样,高兴死了,不但避免上课听讲写作业,还可以满院子疯跑,玩自己喜欢玩的。我们排里有几个有名的“坏小子”,我就是其中之一。调皮捣蛋,遭灾惹祸的事,永远离不开我们几个,学校把我们这些经常被女生骂为“缺德、流氓、少教育”的孩子统称为“个别生”。

那时的家庭出身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如果你的成分是贫下中农、雇农什么的可就好了,生下来就是革命队伍里的人,根红苗壮,底气足,腰板直。如果成分要是地主富农资本家,那可麻烦大了,似乎天生就矮人三分,人前背后都要处处小心。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教室里搞卫生,教室在三楼,加上房子举架很高,所以登高擦玻璃的活别的同学不敢上,这时才显示出我这个淘小子的本领。我一不小心,把手指划破出血了,尽管有些疼,我却装做毫不在意,并向大家高呼:“同学们,让你们踏着我的血迹继续前进吧!”仅这一句,便惹出了大祸。因为我家成分不好,是地主,我就是当然的地主“狗崽子”。我这一句,恰好被那个根红苗壮,阶级警惕性极高的排长听到,立马被报告到校革委会和工宣队,理由是我这个“地主狗崽子”想复辟,让我们革命同学踏着他这个地主狗崽子的血迹前进,这不是反党反革命么?于是,联系起我平时的表现,新账老账一起算,连里、排里、班里,无数次地批斗会、无数次地深刻认识与彻底检讨,血液要更换,灵魂要出窍,坚决要我和我的地主家庭划清界限并彻底决裂,否则革命同学绝不答应!

我这个“地主狗崽子”外加“个别生”的头衔,直到离开学校也没被解除,遭排挤、冷落、白眼也习惯了。除了和其他几个和我差不多的“另类”同学经常鬼混外,在其他革命同学那里,找不到丝毫温暖和友谊,乃至于现在都很少联系。尤其在学校工宣队的眼里,我更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和重点监管对象,被体罚和责骂,更是家常便饭。

我也有报复他们的办法。一次,我和几个淘小子在地道里偷着学抽烟,被其他同学告发,工宣队有个姓杨的队长,亲自下地道来抓,我们呼哨一声,四处逃散,在四通八达的地道里引他来追,直引他来到我们事先挖好的陷阱处,只听“扑通、妈呀”一声,杨队长摔进三米多深的陷阱里,里面有不少我们拉的屎和尿。其惨状虽没见到,却也可想而知。我们几个着实乐开了花,飞跑出地面,逃之夭夭。当然,后来杨队长和校方让我们付出的“代价”更大、更惨。

当然,我也不是一味地淘气、惹祸。我最喜欢上的课除了体育课以外,就是语文课了。记得有个教我们语文的男老师,名字叫吕济川,当时大约年纪在40岁上下,个子很高,皮肤黑黝,特别喜欢抽烟,手指被烟熏得很黄。他抽烟的样子很潇洒,很享受。也许是受他那惬意样子的感染,我那时也偷着学他的样子抽烟,以至于此后一发而不能收,直到现在依旧是个烟民。在我眼里吕老师是个大学问家,每每有他的课,我绝对是个最好的学生,从不溜号、淘气、恶作剧。有的同学暗地里给他起外号,叫他“驴鸡串儿”,我不允许他们埋汰我佩服的老师,经常动用“武力”予以禁止,也算对老师的一点回报。

吕老师讲课的时候非常认真,投入,手势也特别的多,版书相当的漂亮,尤其在讲到课文中的历史故事时,总是旁征博引,说古论今,讲解得恰当精妙,极其引人入胜。每逢讲到高兴处,他经常手舞足蹈,眉飞色舞;讲到伤心处,难免声音哽咽,潸然泪下。我直到毕业,各科成绩都很差,唯独语文始终不错,乃至于我后来选择大学读中文,选择当记者、做编辑为毕生职业,和吕老师的当年的启蒙,不无关系。

难忘少年梦 依稀四十年 - 老癔人 -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徜徉在昔日的校园,无限感慨唏嘘……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经历与记忆,依旧那么清晰;当年的那个另类个别生,如今已苍苍白发,垂垂老矣。虽然我始终没离开过这座城市,但毕业后,就再没有来过这校园。多少次我鼓励自己要抽时间去看看,重新调动和感受一下曾经承载我太多情感和记忆的中学校园。前不久,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当我徜徉在依旧那么美丽,那么有名气,那么神秘又神圣的中学校园时,周身所有的神经都是高度绷紧的,所有的记忆霎时都一股脑地涌来,激荡着我的心怀,万千感慨,无以名状。魂牵梦绕四十年的校园,轮廓依旧。主楼还是那么壮健、雄伟;穿天杨更加粗挺,耸入云端;老柳浓郁低垂,鲜花正艳,绿草茵茵。

当年我割破手指的教室已经辨认不得了,满院子的地道早已经被填死补平,全然没有了一点原来的痕迹。望着已经被改成教工食堂的当年我上课时的第二教学楼,吕老师的形象依旧那么清晰、亲切。他如果还健在的话,能也会想到像我一样,回到这里再看看,再感受一下么?

                                                                                                   2011年10月于哈尔滨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