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和我在一起谈古论今你将其乐无穷

 
 
 

日志

 
 
关于我

一路奔波,一路坎坷,一路疲惫地走进了人生的秋季,走进了暮色夕阳.回头一望,在匆匆的路上,其实真的遗落了很多,现在想回去找寻,可已经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于是只有拼凑散碎的记忆来涂抹以后的日子__

网易考拉推荐

穿天杨记忆  

2014-10-19 15:5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秋日的下午,阳光温暖,空气新鲜。我去我的中学母校哈尔滨市第六中学附近办了点事情,觉得时间还早,就顺便又一次走进了这座已经离开45年之久的中学。
        校园内很宁静,很整洁,绿草虽然已经泛黄,但依旧浓密,街路两旁大树环抱,落叶不时地飘落在脚下,踏上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一派诗画般的深秋景象。校园里能看到的学生不多,他们都穿着统一颜色和款式的校服,有几个男生在篮球场上打球、嬉闹,也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漫步、聊天。放眼望去,整个校园都显得恬静而温馨,从容而祥和。
        最引我注目的,是在主教学楼的门前的那两株穿天杨,笔直挺拔,高耸入云。已经远远超过了教学楼顶。置身其下,树径大约有两人环抱那么粗,而人却显得那么渺小。举头仰望,那健硕的躯干,粗壮厚重,笔挺向上,没有一丝曲扭歪斜。不由让我想起矛盾笔下的“它所有的丫枝一律向上,而且紧紧靠拢,也像加过人工似的,成为一束,绝不旁逸斜出……”的美句。
        这两株穿天杨,是伴随着母校一起成长的。在我的记忆里,我入学时,这两株穿天杨也仅有一层楼那么高,树干很白皙,只有碗口那么粗细,浑身几乎没有枝杈,只是在树的最顶端才有些枝杈和嫩叶,并且直挺向上,紧紧地拥抱着主树干,显现出无限团结的样子。
        令我非常难忘的是,当年班里的调皮男生们,在课间曾经打赌比试,看谁能爬到树的顶端,我自然也无数次地爬过,但肯定不是爬的最高的。当然,磨破衣服,刮掉扣子自然在所难免。至于被老师呵斥制止,被积极进步的女生们控告为不爱惜树木等“罪状”,更是不胜其数了。童年往事,多少风花雪夜,多少啼笑皆非……
       光阴似箭,岁月沧桑。回首当年的母校生活,那正是文革的中后期,在校的几年时间里,大部分时间是下工厂劳动,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教育,在校园里挖地道,深挖洞,广积粮,反修防修,直至复课闹革命时才正常上了几天课……尽管如此,学生时代的无限记忆,依旧那么让人思念萦回,朦胧的、依稀的、真切的、甜蜜的、心酸的……五味杂陈,感慨万千。仰望这母校的穿天杨,经过四十多年的风霜雨雪,依然那么健硕挺拔,傲然耸立!我想,无论是母校的学生还是教师,估计没有人会超过它的年龄,更没有人能像它一样终身挺拔,仰天向上,从不俯首弓腰。
         秋月春风,世事更迭,江山未改,校园依旧。苍颜白发,彳亍于当年的母校,站在这穿天杨下,沐午后秋阳,看落叶飘零,这心境,有激荡,有遐思,有怅惘,更有一种莫名的愧赧……
        拿出手机,叫来两个散步的女学生帮忙给我在穿天杨前留个影。我和他们说:”我是你们的老学长啊,四十五年前我就在这里读书,哈哈,但我绝对不是个“好学生”。穿天杨记忆 - 老癔人 -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穿天杨记忆 - 老癔人 -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穿天杨记忆 - 老癔人 -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