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老癔人的博客

和我在一起谈古论今你将其乐无穷

 
 
 

日志

 
 
关于我

一路奔波,一路坎坷,一路疲惫地走进了人生的秋季,走进了暮色夕阳.回头一望,在匆匆的路上,其实真的遗落了很多,现在想回去找寻,可已经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于是只有拼凑散碎的记忆来涂抹以后的日子__

网易考拉推荐

朋友赠书  

2016-11-13 13:45:28|  分类: 说长道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赠书

    每次搬家,最让我头痛的事就是整理一些旧书。

    我的旧书不少,新书却不多。旧书绝大部分是文革结束后,尤其是八十年代初,大批当年被查抄被禁锢的所谓“毒草”、“封资修”内容的书籍,又陆续获得重新出版。我那时恰好号称是文学青年,一度狂热地渴望读书,尤其当时盛行的伤痕反思类文学。如刘心武的《班主任》、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卢新华的《伤痕》等,都会让我如饥似渴,血脉贲张,自己梦想着将来一定要能成为令人艳羡的诗人、作家。至于诸多解禁的书籍,只要一面世,一再版,我总会第一时间跑去书店把新书买回家。尽管那时每月的工资不到40元,可依旧会紧衣缩食,拿出不少钱来买书。况且那会的书也真是很便宜,三四百页的书一本也就几毛钱。没几年,古今中外名著、各类小说、诗歌、戏剧、散文、词典、辞海、工具书一类,着实让我划拉来不少。

书多了,自然要有存放的地方,书架就是必须品。尽管那时的我,虽自诩是文学青年,但毕竟是志高才低,腹内空空。用书籍或可装点门面,掩饰虚荣,显示出与时俱进的进步青年态势,至少可以为找对象增加点筹码。记得我当年结婚时的婚房,充其量也就有十多平方米,去掉一张双人床,一张吃饭加写字的桌子,所剩空间无几。但书架是断不可少的。一来确实有不少的书籍需要地方存放,翻看使用时也便利。二来也是为了给新婚斗室增加点文化气息,也算是附庸风雅了。所以,即便房间再挤吧,也要安排一个大大的高高的书架,把那些书籍分类摆放。就这样日久天长,旧书舍不得扔,新书又陆续增加,再加上读大专上本科的不少课本书籍。以至于若干年后,虽说不上是书多为患,倒也成了一种拖累。书架摆放不下,就用纸盒箱子装,桌子床下,犄角旮旯,有空就放。年累月深,虫爬鼠磕,灰头土脸,煞不美观。为此,媳妇曾经无数次地抱怨挖苦过我:“你鼓捣来那么多书,就没看见你认真读过几本?这些破书又占地方,又藏灰,用不着的就当破烂卖点不好么?”

说实话,买书成癖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最近许多年基本上没花钱买过什么书。一是没发现有什么让人渴读或值得买的好书。二是工作太忙,事情也多,难得有闲暇能静下心来读几本好书。再者现在的书价也确实太贵,动辄三五十元,甚至百把十元,真是让人舍不得花那钱。即便偶有热销书出来,无非去书摊上翻翻了解一下内容而已,以防在某种场合被人问蒙了圈,扫了我这个“文化人”的颜面。

算来目前我手头的新书,没有几本是花钱买的,大部分都是朋友赠的。这数十年我来一直在媒体里面混,又在报社当个不大不小的“头头儿”,因此熟人圈里“识文抓字”的所谓文化人自然就多些。那些熟人或朋友赠给我的新书,自然都是他们自己写的,或是原创,或是集纳编著。所赠新书内容也颇为丰富,小说、诗歌、散文、杂感杂谈等都有,个人出版的新闻作品集或者的新闻学教材之类也不乏其数。

前些年社会上出现一股出书热,大凡刮点边的,写过点东西的人,都希望能出本书,或整理出个集子什么的,也算为个人的著作或学术成果。一来是可以彰显一下作者的水平能力,二来可以在评定职称时大展用途。那些年书号可以随便买卖,价格也很便宜,只要你能联系个出版社,花钱买个书号,就可以出书自销了。因此,在我的朋友与熟人圈里,出过书的人不在少数。至于他们给自己出书,用的是公费还是自费,我不得而知,所谓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反正一些出版社倒是为此大赚了一笔。

朋友赠书给我,有签过名的,也有没签过名的,有厚厚的,也有不太厚的,还有成系列、若干本的。每到此时,不管是很熟悉的,还是一般熟悉的,出于礼貌,大凡都会要含笑哈腰,双手接过,然后说些无限感激话语,并极力赞美一番,眼里还一定要露出些艳羡的光泽来才好。至于该书是经典之章还是平庸之作,总要等回家翻看之后才见分晓。

说起读书,我一直有两个不太好的习惯。一是在家蹲坐便的时候,总要看一会书,一是睡觉前,躺在床上要看一会书。大凡朋友们赠给我的书,不论是出于礼貌还是好奇,总是要看一看的。一般情况我都是先泛泛地翻阅一下,对该书有个大致印象,然后分别归类到需要精读,还是简读,还是不读三类。需要精读的,一般在睡觉的床头读。需要简读的,一般就在蹲便时,翻翻而已,所谓一目十行,甚至百行。至于不值得一读的书,尽管舍不得扔掉,只好在我书架角里落长期休眠了。

如今到了信息时代,手机电脑互联网盛行,电子书无处不在,人们可以随处阅读,实时翻看。人人都是作家,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可以发表作品。乃至于现在的纸质书籍,基本已经是穷途末路,即将寿终正寝了。

因为搬家,不得不再头痛、劳累一次,拿出大块时间来整理我的旧书。我的新居里,已经没有了高高大大的书架,更没必要去营建显示虚荣的文化氛围了。尽管读书依旧是我夕阳余照,桑榆末景日子里的一项主要生活内容。

旧的书越发旧了,大凡经典的、铅印的、刻板的、线装的,虽然很多已经泛黄、褶皱,甚至缺封少页,但现在翻出一看,仍是那么清新、亲切。而那些新书,尤其是朋友赠的书,如今大多也基本变旧了。边整理,边翻看,颇费时光。触“书”生情,往事历历,难免心生许多感慨。尽管如此,一向舍不得扔书的我,还是做出一个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让我后悔的决定:除了经典的旧书外,凡是朋友赠的书,只要是我曾经通读过的,不论新旧,不论作者是谁,都一概保留。凡是在蹲便上翻读过的“赠书”和一直不曾读过而且以后也不想读的“赠书”,都一概处理掉,卖给收废纸去回收利用吧。哎,此决定一出,望着一地即将离我而去的朋友赠书,心里反而有些酸酸的。

此时,我只能在心里说一句:谢谢你,朋友,感谢你曾经赠给过我好书,这书还将会继续陪伴着我,恰如您一直在我的身边。

我还要说一句:对不起了,朋友,您当年赠给我书,我却没有认真读过,恐怕以后也没有机会拜读了……

此时,倒是让我想起欧阳修《三琴记》结尾的一句话:“琴曲不必多学,要于自适。琴亦不必多藏,然业已有之,亦不必以患多而弃也。”

琴如是,书又何尝不是?

也许日后我真的会后悔。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